河里人内部AMA完整版回顾

Rivermen NFT
42 min readFeb 12, 2022

TL;DR

1、国建的公告起初没有经过Nova,现已撤销。事情缘由是团队内部有不当得利的行为,并对社区名声造成了不利影响,Nova亲自下场解决问题承担可能的风险,因此有了原本的公告。Nova现为国建的高级顾问,但仍拥有国建实际控制权。河里人和国建关系明面上脱敏,国建在资源上仍会协助河里人。

2、SeeDAO在前期协助了河里人的发行和运营,后续也会保持合作。

3、河里人2022年的roadmap已制定完成,近期开发排期细化程度高,运营也在配合策划相关活动,预计本周会发布今年的roadmap,以及Wiki(更全面的介绍河里人,并对roadmap中玩法做更细化的描述),Wiki中的内容会不断补充。

4、蓬莱是一家建筑师事务所,河里人项目属于蓬莱,Nova是蓬莱股东之一,蓬莱未来发token仅需Nova从国内出去。

5、目前有河里宅的空投和发售计划,土地发售计划还需讨论。

6、关于长卷合成,在scene合成place的阶段,有把参与合成scene销毁的可能性。

7、时空之主已联络BCA和国内美术馆,有希望在2月~7月在各个展览上展出由AI驱动的清明上河图,同样会尝试联系国外美术馆,在达到一定声量后会推介时空之主至世界顶级拍卖行。

8、预计今年Q2会发布河里宅进入的游玩版本,并在其之后的2~3个月开放整个清明上河图的浏览。第一个版本的河里游仅会包含基础功能,更丰富的功能会在后续版本迭代中逐步加入(现场麻将、现场表演、表情互动、小游戏、看展、购物等)。

9、目前预估的开发进度是基于当前的人力数量,近期在不断扩编团队,若有更多程序开发、策划及美术进来,整体进度会加快。

10、河里地皮有别于河里宅,河里宅是房子本身,不着定于任何地皮上,可以放到未来的任何地皮上。第一批河里宅空投数量为360+,原计划为200,因此原定于2月底的空投可能会分批或稍微推迟发放。此后河里宅将以大约每月150所的数量持续性发放或售卖,在未来某个时间点会对pawn进行快照并发放“钥匙”空投,该“钥匙”将用于河里宅的选房资格,“钥匙”的获取方式不唯一。

河里宅的供应量约为每年2000所,每一所均由真人建筑师人工进行制作,该建筑师的名字会写进河里宅的metadata,未来河里宅持有者将有机会与对应的建筑师沟通进行二次修改,灵感来源为奔驰AMG的一人一机。

人工制作河里宅是希望建立创作者与他的藏家之间更加亲密的联系。河里宅在设计之初并不被希望是冷冰冰的机器产物,希望河里宅的拥有者在欣赏作品的同时,也是在欣赏一个创作者本身,无论是思路还是审美,从而在两个人中间建立一种因为这种默契或者说是理解而产生的联系。

11、未来河里人NFT的holder人数达到5K左右时将会考虑开启多元宇宙,会提供一些创作工具给用户来进行家居陈设、文玩等创作。未来会引入商铺的机制。在创作方面会采用国际上的生产标准、存储标准及资源格式,工具会开源,并建立工具管理委员会。

12、河里人的创始人为Nova和喵奏,体素版的清明上河图版权归喵奏所有。河里人的小人仔使用的版权为BY-SA,版权交给了所有的人。

13、河里人的融资是以蓬莱为主体进行的融资,因涉及国内公司的融资,在政策和法律问题上处理时间比原本预计的长,年前已处理完所有协议。今年Q3~Q4可能会有一轮战略级融资,以及未来tokenize后可能会有大机构进来Pre-A。token将会回馈河里人和蓬莱的业主方等。融资PR预计本月,届时会有主流区块链媒体进行报道。

14、目前Discord人数仅有3000人,其中一个原因是项目发行初期(2021年8月)一些特殊原因,项目没有进行过多预热后即上线。相比目前其他项目人数偏少,但因为现阶段肝白机制的存在,导致许多项目的Discord人数虚高。河里人会不断扩大自己声量,扩大项目共识,回馈和激励目前的持有者,短期价格不希望有fomo炒作抬高以及迅速的砸盘,更希望是稳步向上而不是剧烈波动,因此选择做更多资源回馈社区。

15、目前团队工作的重点:时空之主及河里宅。

16、如有需求,河里人今年会考虑开发小人租赁系统。

17、河里彩在snapshot通过后,会公布河里彩的细则,并写相关的合约,即可上线。

18、河里人的AMA将改名为“汴论茶会”。

完整版

Nova

我首先说一下之前公告的问题,那个公告实际上现在已经撤销掉了。当时公告发出来的时候是没经过我,然后他们几个管理员内部商议了一下,就给写出来了。过往国建的公文都是我写的,这几个管理员他们过往没写过,然后他们写的这个公文就很不对劲。当时我正好在飞机上,下了飞机之后看到这个事我就觉得不对劲,然后就赶紧跟他们说把这个撤下来。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是我前一阵子发现团队内部有一个人在做不当得利的一个行为,然后在minecraft社区里面反响挺差的,考虑到后面河里人需要社区中的创作者也一起来支持,包括我们后续的资源生产还有创作者体系培训,这些东西肯定都需要一个我们之前经营了许多年的成熟社区迁移进来帮助。所以我不可能说放着这个事不管,然后也算是我自己没控制好情绪,我自己亲自下场锤他去了。然后这的问题就在于我跟之前就不太一样了,我现在下场锤的话实际上是代表整个国建去锤,然后会产生一定的可能,因为到底来说 NFT 这块是一个相对有风险的业务,就被锤的那边是有可能举报我报复我,虽然说我自己不怕举报了,但是其他管理员可能就不想担这个风险,那就没办法了,他们到最后就搞出来这么一个声明。

然后整个事件我们目前商议的最终处理方案应该是这个问题成员,我们肯定还是要开除的,然后至于我的话我可能也会就相当于借坡下驴了,我在这个阶段会转成国建的一个不受任何利益回报的一个顾问。这样的话如果非要有人说将咱们现在的 NFT业务与国建联系在一起的时候,国建是可以脱敏和免责的。然后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的话,刚其实刚才我已经阐述的比较清楚了,至于说社区里面担心的国建是否接下来就不支持 Rivermen 或者怎么样了?这个也不是说完全没有只是说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这个怎么说国建现在的实际控制权仍然是在我手里。其实无论我跟国建有没有关系,那些部门负责人也好都是我当年带出来的人。所以说其实问题倒不是很大,更何况我现在保留了这个相当于高级顾问的这样一个身份,一定程度上脱离开了跟国建一个强关联的关系,但是实际上在管理员会议里面,我依旧有主导的权利。 然后这个事情做下来的话,大约我跟国建之间的这种关系,尤其是河里人跟国建之间这种关系进行一个明面上的脱敏,然后实际上的制作包括我其实还是国建成员。然后再加上公司内部有大量的这个成员仍然是国建成员。这块是包括管理员会议里面,很多人是公司的股东。然后说这个国建的管理员会议这个事情。

我说说管理员会议的事情。国建从十年前建立起来,就是一个比较类似于DAO的一个组织。毕竟 minecraft 可能算是全世界第一款去中心化的游戏。不过他实现去中心化的方式不是使用区块链,而是使用一种比较原始的数据本地保存这样的一个方式。从这个角度上讲的话,其实在这个游戏的社区里面生成这样一个去中心化的治理组织,也算是一个比较正常的事情。但是国建它毕竟是一个有大量成员的这样一个组织。然后我们原本是三四个管理员就能管下来的。但随着这个组织逐渐变大,我们的管理员队伍也变得越来越大。因此我们需要一个管理员会议来统筹所有管理员的行动,使我们行动一致。管理员会议大约就是这么样建立的。管理员会议成员的大部分都是在国建通过到了至少二审考核,然后带过项目,尤其是带过群体式项目的这些比较资深的建筑师。至于说这次为什么这个公告看起来有一点那个高高在上的味道,因为这个公告恰好就是我们几个创始人里面的成员发的,他们平常可能说话就带这个味,没有办法,这个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然后其他的问题的话,我觉得可以交给大家,因为今天这个 AMA 本身用来解答大家疑问的,我们国建这边的话,内部还在商议这个最新的公告要怎样处置,包括因为这次事件涉及到一些国建外部的受害者,我们需要找到这些受害者,然后跟他们去核对一下我们的这个成员到底给他造成了多大的损失。然后这个损失还是由我们,相当于是说我们的人犯了事,最终可能还得是,不能也不用指望让他去赔偿了。这个事是我们去替他赔偿,也顺便去安抚笼络一下这些受伤害的创作者,后面的话他也就是加入我们或者为我们提供帮助的时候也更加顺理成章。就看看大家有什么问题。今天晚上多花一些时间去回答大家的问题来,缓解一下上次公告带来这个小冲击。

Q

河里人和国建的历史,现在,以及是否还有今后合作?涵盖私人关系,商业,资源几个角度。

Nova

河里人的历史很短。河里人的历史是从去年 8 月 15 号开始的,国建的历史就比较长了。国建的历史是从2012年开始的,国建的历史要讲十年给你讲的话,那就说实话是真的很长了。大概的几个大事,我们在 14 年的时候完成了埃及和龙船,那个时候差不多是国建第一次在圈子里面发出比较强的声音的时候,在那之后应该是在我看看 16 年还是 17 年的时候,我们发了故宫就是紫禁城,紫禁城的话当时是一下子把国建推到了国内甚至整个亚太地区 minecraft 创作者的头部位置。再往后的话,也就是这次河里人的蓝本就是清明上河图,清明上河图的话当时是发在了哔哩哔哩,然后经过了这么几年播放,他的播放量已经应该快到 900 万了,差不多就是这样。

然后国建的话这些年一直在变,包括我们的这个审核途径,审核方式、我们的合作方,我们的项目管理方式这些一直在变。我也是三天两头,一般会让内部进行一次反思,去做一次制度变革,基本上国建的历史大概就是这个样子,有兴趣的话可以看从那个社区里面找一找。因为我记得没错的话,社区里面就是 minecraft 社区里面,尤其是中文社区里面,有一些人写过国建的一小段历史,包括黑历史也写过,大概率当时我们在兼并的时候,干死的那些小团队们,他们比较恨,写出来这些东西也挺正常。

然后包括很多小团队针对我们的时候,包括后边大家可能也会看到一些谣言,说这个国建怎么样怎么怎么样,我先说一个点,就是国建活了十年,十年是什么概念呢?就是大部分的 minecraft 团队活 5 年已经算长寿了,活十年属于是老妖怪了。在这个社会里面叫什么老而不死视为贼。就是国建到现在对于外面的小团队来说,我们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我们还活着,导致他的生存空间,包括他的晋升路径被我们挤压了,包括最近那些小团队里面有一些人肉我,毕竟我在公众场合露脸其实很多了,然后他们拿着我在公众场合露脸照片去做一些鬼畜什么的。

Host

我觉得有人来做一些鬼畜的视频和图片还是挺好的,那是行业里的免费在帮你做。

Nova

不,但是那个活不够猛,水平很低,而且吭哧老半天就做出来那么一个,还是用那个那个 deep fake 的那个人脸学习搞的那种很没意思,一点点混剪都没有,水平太低我觉得不够,我希望加大力度。

Host

河里人和SeeDAO是什么关系?

Nova

SeeDAO那边的创始团队实际上是 CryptoC,然后 CryptoC 当时协助了河里人的发行,前期的宣发包括现在很多我们的外界通稿的资源还是用的SeeDAO的媒体包。然后后面的合作的话,我跟唐晗上次在他们办公室商量过一个,应该就是这段时间,我们会搞一个有点类似于社区接龙的一个活动,具体的话等着到时候活动的那个具体活动细则公布了,可以给大家看。当时挺晚了,跟他们那边一边吃 taco bell 一边脑暴,然后想出来这么一东西挺有意思的,大家到时候可以玩玩看。然后其他的话其实之前那个SeeDAO来做 AMA 的时候实际上已经说了SeeDAO本身是一个类似于DAO的孵化器的这样一个组织,你看后期河里人也是要搞创作者经济的。所以在这方面的话我们可能会和SeeDAO那边一起孵化一个类似于河里宅家具DAO,甚至可能是河里宜家DAO这种东西,然后或者说什么河里人字画的一个DAO,这些其实都可以做的。

我其实当时想的是我希望让有才华的创作者,在我这里能够完成他在 web 3 领域创业的一个小起步,就可能是我们这里聚集了很多对于某一类的文化产品也好,文化服务也好,感兴趣的消费者或者投资者,然后精准的面向这些消费者和投资者,这些创作者能够快速的找到他应该去创作的方向,这可能是河里人对于很多创作者来说的一个优势。

Q

河里人的roadmap什么时候出来,分为长远跟2022年的计划,都分别是怎么样的,制定好了吗?在制定roadmap的时候需不需要投票?

Nova

路线图的话,我们今年前两个季度的开发排期已经排到一个比较细的状态了,然后目前在按照开发步骤开始搞一些路线图的设计。 2022 年的路线图已经基本上已经定好了,然后我们现在细化把它做了一个设计,让大家能看得更明朗一点。运营层面的话这边也在也配合这一个开发的节点,去写一些运营方面的一些东西。这两个的话都会结合起来,应该在本周内都可以同步给大家这样一个路线图。然后除了路线图以外的话,我们的 Wiki也在撰写中,这个我们到时候会把 Wiki 的一部分,然后和路线图都会同步给大家。

Q

蓬莱的股权结构,跟河里人的关系?

蓬莱的股权结构现在是种子轮的资方加上我个人以及本轮的资方会构成蓬莱的所有股东。我个人的这部分股份相当于是代表国建的这边的其他的股东们持有的包括喵奏。因为其实之后我也会从国内出去,如果要真要出去的话,那我一个人出去就好了,其他的人还是尽量留在国内。这样的话对大家都方便一点,大约就是这样一个结构。然后至于说蓬莱跟河里人的关系的话,那就是河里人这个项目实际上是属于蓬莱的,然后蓬莱今后的大部分业务也会以河里人为核心向外辐射,这个辐射的点现在大家也看到蓬莱设计本身是一家建筑设计的建筑师事务所,之后我们还会有蓬莱物业,我们设计出来,我们施工的物业用来进行物业管理服务以及给一些元宇宙项目方提供这个城市治理、政治制度以及社会伦理,城市规划这些方面咨询的一个蓬莱咨询,可能会在大约今年Q4到明年Q1被正式建立起来。在此之后,蓬莱会尝试架构一个由多个元宇宙项目内的地产,或者由多个元宇宙项目内的社区构成的一个复合型社区,而蓬莱本身变成复合型社区内资产转移的中枢。

Q

早期的路线图,主要是以这个时空之主,长卷为主。那现在我感觉好像是有一个概念,应该是后面新出来的就是这房子和土地这个概念,我想知道现在是一个重心的转换吗还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这块好像需要 update 一下。

Nova

那个最早的时候的那个路线图里面,其实这些也都包括了,包括那个官网上面的第一版白皮书,实际上就把现在在做的大部分功能全都包括了,包括河里宅,但是第一版的白皮书里面确实没有包含土地的这一项,而且到目前为止我们确实有河里宅的通投和发售计划,但是土地这块我还在考察,思考这个事情。

因为我如果还是按照 DCL 的也好还是 CV 也好,那种土地发售方式去做的话,我很有可能会陷入他们现在这样的一个发展状态里面去,其实还是相对停滞的。CV 的话,其实大家也看到土地流转的速度没有那么快,再加上价值提升的幅度没有想象中那么大。而 DCL 的就更别说了,DCL的甚至自己被革了命了,他自己被硬分叉了。

所以我最近也在思考这种传统的土地发售方式可能是不合理的,可能是不适合这个元宇宙的。所以我们会有地,但是地要怎么发售, 地要怎么组织,地要怎么排列,这个事情可能需要我和策划组,包括和一些圈子里面的 KOL 也好,还包括和社区也好,一起去讨论。因为土地这个东西灵活性很差,一旦说我们建立起来一个制度与规则,我们就没有回头路了。所以我们一定要在这儿比较谨慎做这个事情。然后至于说那个长卷合成这个事,长卷合成这个事其实是有一点点降低优先级的感觉。因为大家也知道 scene 合成开启之后,可能是迫于比较高的 gas fee 再加上合成出来的scene资产并不能立即投入下一级的使用,再加上价值转移上确实有瑕疵。所以我们在重新设计,包括我最近在跟策划那边讲我们在 scene 的这个阶段,在合成 place 的时候,我们可能要把 scene 参与合成的 scene 直接销毁掉了。

原来也就是说到合成的终局的时候,到最终阶段的时候可能只剩下 10 张长卷,若干个碎片化的 part 若干个碎片化的 scene 以及所有的pawn。而那些已经参与过合成的上级资产,它将会被销毁,同时它的价值将会被转移进它合成的产物中。这是关于合成长卷的事情。时空之主那个事情,我们最近联络了 BCA 和国内的另外一家美术馆,我们可能会在 2 月底到 7 月末这个期间里面持续的在各个展览上面去展出我们的另外一个比较特别的由 AI 驱动的清明上河图。然后在这期间我们也会尝试去联系一些欧洲以及北美的美术馆或者画廊进行在当地的展出。在这幅作品的这个声量包括知名度到达一定的阶层之后,我们会考虑将它推介至一些世界顶级的拍卖行进行拍卖,由这个方式去确立时空之主是谁,以及我们把这个长卷叫做时空之窗,它最终在谁手里。这是长卷拍卖的计划,然后有长卷拍卖这个事情之后,其实大家也可以比较容易地想到,有一副长卷已经被拍卖行拍到了一个价格了,那么剩下 10 幅被合出来的长卷,它自然就会有一个定价锚点了。这个问题我回答这么多。

Q

可供进入游玩这么一个河里宇宙大概是什么时候能够上线或者测试?

Nova

我们预计应该会在今年的 5 到 6 月份有河里宅进入的版本。然后从程序机制上来看的话,一旦河里宅这边的问题得到解决的话,我们应该会在未来河里宅开放后的两到三个月里面开放整个清明上河图的浏览。但是像我所说的可能在第一个版本的河里游,也就是和清明上河图游览里面不会包含非常丰富的功能,这些功能可能会在后续的迭代中逐步的加入。比如说在河里游里面现场打麻将,或者说在河里游里面看一些表演,然后包括玩一些小游戏,然后甚至是去互相表演一些动作表演一些表情,然后加好友甚至是去在里面进行真实的看展。看展现在差不多应该是可以在第一阶段去实现,但是如果说你要购买其中的展品或者说是商店里面的这个商品来说的话,可能会在稍晚的更新里面去更新。现在这个预计到Q3会开放游览以及在里面能互相看到彼此,以及进行一些简单的聊天或者表情交互这些功能。

这块我补充一下。现在的排期是基于现在的人力数量进行排期,但是我们也在持续地扩编我们的团队,招一些新的开发进来。当开发人手更加充裕之后,整个进度可能会加快。但具体加快到多少还是得看能招到多少人了。因为现在这个用人市场里面想招到一个比较合适的,做这方面的开发还是挺难的。

Host

目前河里人团队的配置是怎么样的?

Nova

河里人团队的配置的话,我们目前有大约 5 位客户端程序员,加上2位服务器程序员。然后我们有一个比较庞大的 3D 美术团队,加上一个还算中规中矩的 2D 美术团队。策划组的话,我们约有 10 个策划左右。但是因为公司这边同时在并行另外两个游戏项目。所以这10个策划里面有能力服务河里人的策划可能只有4位。

我们在上海建立的新办公室,预计需要 5 位客户端程序员,也就是游戏客户端程序员以及2位游戏服务器程序员。再加上可能 5 位游戏策划大约是这样一个配置。至于说美术的话,我们把它统统放到成都的美术中心了。美术中心那边的话未来的一年内应该还会扩编,扩编大约 3 到 4 人应该就够了,因为现在的话 3D 是不需要再加了。 2D 的话我们还是需要一些原画师的资源。但是原画师其实虽然说成都的画师很多,美术生也很多,但是是能够驾驭一些比较像河里人这样比较冷门风格的这种画师,还是相对来说比较少的。

Host

什么时候启动河里地皮的售卖,针对holder有什么福利之类?

Nova

河里地皮的售卖,我预计会到今年的年底到明年年初了。我说的是河里地皮,不是河里宅。河里宅的话是不着定在任何地皮上的,你是可以把它放到未来的任何地皮上的。河里宅只是房子本身。然后河里宅的话之前咱们已经进行过一次 Snapshot 了,现在持有 scene 的那些地址已经在某一个区块高度上被快照下来了。然后我们看了一下,应该是有三百六十多个,这些地址将会在第一批河里宅发放的时候获得一批稀有度比较高或者说是精致程度比较高的河里宅。这批河里宅我估摸着这个月底可能来不及了。我看了一下他们的工作进度来说的话,原本做 200 个,按原计划做 200 个应该是赶得及。但是要做三百六十多个的话有点悬,那可能要我们可能到时候跟社区问一问,看社区同不同意分批发放,如果分批的话,我们可能在月底先发一批。如果不同意分批的话,可能会到 3 月份的中下旬会把 360多所河里宅先发出去。这 300 多组河里宅发出去之后,我们将会以大约每月150所的数量持续性的发放或售卖这些河里宅啊。

什么叫发放或售卖呢?就是在未来的某一个时间点里,我们会对现在的河里人的pawn就是小人仔的持有地址进行一次快照。这次快照会根据小人的持仓数量对稀有度进行一次权重的随机。随机之后将会每个地址发放一把钥匙,这把钥匙相当于在未来河里宅发放的时候的一次选房资格。这次选房将会使你零元去 mint 一个河里宅。当然那个 gas 可能需要自己出,不过这个就相当于白名单了,你可以避开 gas 高峰期,你去 mint 一个。

然后钥匙的稀有度的不同会决定什么呢?是我们可能在每个月的第一周,我们会明牌全部是开盲盒状态的放出。大约 100 到 150 所河里宅取决于当月的这个工作数量,工作进度。这些河里宅如果你持有最高级的钥匙,你可以在七天中的任意时间都可以进行选房和 mint,但如果你持有的是次级的钥匙的话,你只能在后五天进行这个选房mint 。如果你持有的是最低级一共三级稀有度,持有的是最低级稀有度钥匙你只能在最后的三天进行选房和 mint ,然后在第二周的时候,如果上一周 150 座房产没有被选择结束,没有被选干净的话,也说可能有一些钥匙是有人觉得本周的这些房产,本月的这些房产好像看起来都不是很合他胃口的话,那么有部分房产可能会被顺延到第二周。

在第二周的时候,这些房产会进行一次降价的拍卖。这些拍卖的话就是不管你持有不持有河里人都可以参与了。到第三周的时候,如果有一些拍品流拍了,这些拍品会直接被销毁掉。到第四周的时候取决于当周的工作量,我们可能会放出 1 到 10 所非常优质的大型的或者是主题化的河里宅进行一次提价拍卖,大约是这样一个发售周期。然后大家也能看到的是,这些钥匙的持有人们相当于是这些早期的持有者们可以在这里获得一次免费的获取的机会。然后因为我们采用了钥匙这种形式,在后续的运营活动以及类似于麻将以及后续我们开发的其他类型的小游戏的奖励中,也会有稀有掉落式或者是积分兑换式的可以获得这些钥匙,也就是相应的获得了一次免费选房的权利。这些钥匙会有定量的持续性的一点一点的发出来。然后由此大家也能推知,河里宅的供应量大约会在一个每年不到 2000 所的比较低的供应量。然后至于说有些人问我这个河里宅会不会限量?我现在跟大家讲这个事,说如果一个东西它每年只供应 2000个 的话,你对它限不限量意义不大。

然后再说一个点是,这个河里宅为什么供应量会这么低?因为每一所河里宅是由一名真实的真人的建筑师纯人工进行制作的,而这名建筑师的名字将会携带在这个河里宅的 metadata 里面。在未来的一个时间点上,我们将会提供一个机制,这些河里宅的持有人可以去直接或者间接联系到当年为他做这所河里宅的设计师,来让这个设计师为他的河里宅进行一次二次修改,当然这次修改可能需要支付一点点小费用,你大约可以把这个河里宅想象成奔驰 AMG 那种一人一机,上面还带着一个师傅这种感觉的东西。

这个事情我说一下,他不是财富密码,包括我跟一些人聊这个事情的时候,他们也会觉得我做的这个事情稍微有点蠢,毕竟这用到了一个纯人工生产,这个事情他同样伴随着一些风险。我不能保证说纯人工生产在这个市场里面一定会被认可。但是从我的角度上来讲,我渴望建立的是创作者与他的藏家之间更加亲密的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我不希望我买到的东西,它是冷冰冰的机器产物,这是我的一个算是设计的理念。我希望是你在欣赏这个作品的同时,你是在欣赏一个创作者本身,他的思路也好,他的审美也好,然后从而在你们两个人中间建立一种因为这种默契或者说是理解而产生的联系。

Q

关于我们这个河里宅河里地之外,有没有关于说我们用户自己来创作内容的这样的一个工具或者套件能供给大家使用?如果有的话,他的预计的上线时间点大概是在什么时候?

Nova

关于宅子本身的话,宅子本身我们出于前期的这个风格一致的或者说是风格相似的这个考虑,我们暂时不会开放。这个用户来进行房屋建设这个事情会在大约未来我们把伦敦、埃及以及月球三个多元宇宙引入之后会开放,到时候就可以天马行空起来了,因为不再有单一主题的限制了。这个时间点尚不确定,因为目前大家其实也能看到河里人的持有地址数量,其实挺不健康的。我们希望持有地址数量到一个相对比较健康,可能到 5000 个到 6000 个,可能比较奢求了,到 5000 个这样一个范围的时候,我们再去考虑开启多元宇宙的这样一个发展。然后在其他的层面上来说的话,我们会在河里宅开放之后同步开启一个子线,就是河里宜家,我们会允许用户你像现在其实各位已经能看到一些 riverart 被发放出来了,这些 riverart 只要你有创意,然后学会一些基本的建模技术,你就可以做出一个比较漂亮的 riverart 我们可能会将一些比较傻瓜化的一些建模工具在大约今年的三季度提供给用户们。如果乐观的话,因为工具开发的话可能是另外一拨人去做了。然后这拨人我现在还得招。提供给用户。然后用户可以创作一些按照这个现按照到时候河里宅出的一些类似于 Wiki 文档的一些规范去创作一些家具陈设或者是文玩。而这些东西我们会尽可能的把它铸造在 polygon 链上面,使得他能够以低摩擦的方式去流通出去。而无论是在 ETH 上的 riverart 还是未来在这个 polygan 上面的这部分家具陈设都是可以在河里宅里面作为摆设,以及在未来的 river market 就是河里集里面进行流通的。

除此之外,我们未来还会引入商铺的机制。在商铺中你可以去构建一些虚拟人实景体验,或者说是casino 赌场或者说是一些虚拟物品销售商店,在这些场景中的大部分的陈设家具以及不像虚拟人实景体验这种就有点类似于虚拟剧本杀这样的一些场景中的道具,甚至服装都是可以通过我们的工具,我们开放给社区的工具以及专业的第三方创作工具来进行创作的。

在这一方面上,我们将会采用国际上目前最通行的一些资源的生产标准,存储标准以及资源格式。比如说我们可能会更接受于采用 FBX 格式的或者是 glb 格式的模型文件,然后 PNG 或者 JPG 格式的图片文件 WAV 或者 MP3 格式的音频文件。我们大约会以这样的一个方式去进行整个生产的组织,以及在工具提供后,我们会将所有工具的源码上传至 github 然后开源。

以此为基础的,我们会建立工具管理的委员会。这个委员会里面会有官方的开发者加入,以及会有社区的开发领袖们一起加入。在这个委员会中,大家可以去商议未来我们在河里人中去开发资产也好,开发工具也好,将遵循哪样的标准甚至去决定。在未来的工具开发中,如果出现了分叉的话,哪一个分叉才是真正的主干。

Q

河里人的版权是不是归属于持有者?国建是不是完全放开了版权?清河上河图的合成,是否存在版权问题(如果是已从国建独立出来)

Nova

好,首先大家都知道河里人有两个创始人,我和喵奏。那么清明上河图的版权在谁手里呢?喵奏,就是体素化清明上河图的版权在他手里,因为他是当时的项目的 leader 而且他与所有的当时参与项目的成员也已经一致达成了版权归结到他一人身上的一个协议。

OK 这是一块。再说河里人本身,这些小人仔的版权,我要让各位持有人失望了,小人仔的版权也不在你们手里。小人仔实际上使用的是一个叫做 BY-SA 的一个版权,就是你需要保证他的署名权,他是河里人团队的河里人。但是你未来你只能以相同的方式去分享它,我不会禁止它去商用,我不会禁止它任何人拿它去商用,我也在这个协议里面也会阻止任何的持有人去禁止他人使用自己的这个形象。也就是说从一个更加通俗易懂的概念去解释的话,就是河里人的这些人现在是在公共版权领域内的,也说再进一步解释,我们比猴子要再激进一点,就是猴子把版权交给了持有人,我们把版权交给所有人。

这个事情,我来跟大家解释一下为什么要这么做是,我说的不一定对,但是大家可以听一听,思考一下这样做有没有道理。我之前在库里他买了一个猴子的时候,我当时还在腾讯,然后腾讯里面一些人就跟我说库里是不是傻?他买这么一个图片,然后别人复制粘贴一下,包括当时抖音里面有一大堆人把自己的头像换成了那只猴子。然后我当时回了他一个问题,回了他一个答案,说当别人在使用这个头像的时候,然后其他人再看到这个头像,只会知道你用了库里的头像,他不是你的头像,就是这样一个事情。

其实对于 NFT 来说,只要 NFT 本身还在你的手里,每一次这个形象或者说这个 IP 的再次传播,对于你的持有的 NFT 的权利来说只是一次增幅。因为你的头像或者说你的这个资产争取到了更多的注意力,被更多人能看到,而最终在鉴权在溯源的时候,一定还是会回到你的 NFT 这里。我觉得这是才是 NFT 尤其是 pfp 头像经济里面最重要的一环。你越开放会使得你的这个 IP 的价值变得越大,所以选择了一个极端开放的模式。

Host

观察下市面上的TOP nft,无一例外都是走潮牌路线,河里人目前中规中矩,是否考虑调整运营方向,被社区和更多年轻人容易接受?听了河里人和knightlab的AMA,nova也谈到河里人目前的调性也是中规中矩,接下来调整下河里人的世界观,要往哪个方向去调整?

Nova

好,河里人未来的世界观调整方向。实际上刚才我已经暴露了一些了,我们可能会引入多元宇宙的概念。这是一块。其次说到潮牌这里,其实我们也想联名,但是我们之前接触了国内几个比较大的国内几个比较大的这一个潮流品牌,统一的问题都是,他们不太敢碰。说我们是NFT ,他觉得还行,但一说我们是以太坊 NFT 他就怂了。现在看下来,反倒是那些个联盟链的 NFT 他们比较欢迎这个,毕竟对吧,他在这摆着。

至于说海外的一些个潮牌或者说品我们在最近确实在接洽,我们在尝试去从意大利的时尚和奢侈品牌中,以及一些西欧包括法国的一些品牌中去寻找一些合作方。至于说潮牌的话,我们最近也在看日本的一些机会,包括前一阵子我们想尝试去联系鬼冢虎,但是虎年这个春节都已经过了,感觉有点迟,不过后面还是会去持续尝试。然后这个包括形象年轻化这个事情。

各位可以去思考一个事情,就是我们中国自己在国内的这个文化市场里面有没有属于我们自己的潮流文化,这个可能是一个超越河里人本身的问题。如果有的话这个潮流文化又是否是舶来品?比如说现在我们说可能年轻人喜欢 hip-hop 或者说我们说唱。但是无论是 hip-hop 还是说唱本身都是舶来品。我不可能把赵立荣当年那个小品拿出来跟你说这是说唱。然后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就算有它的受众又是否仅限于国内?然后如果他的受众仅限于国内,他是潮流文化,他又是年轻人的文化的话,我们来想一想国内的大部分年轻人究竟有没有对 NFT 的消费能力。别说他们了,我们很多混迹在 crypto 圈子里面炒币 的哥们动不动也说自己要去送美团吗?所以我的想法是说,在未来我们的这个潮流文化转型的时候,我们一定会不可避免地去迎合或者说接触到西方的当代流行文化,这可能也是我们未来去做融合或者转向的一个方向,来争取到海外更加广阔的,货币政策更加宽松的那些市场里面那些钱多烧着的用户。

Host

河里人之前的融资,迟迟没有公布,现在是一个什么情况?当前的资金可以支撑项目运营多久?融资是给河里人团队的还是给国建的还是各占一部分?

Nova

我今天看了一下融资群那边的进度,协议什么的都已经发了签了,那剩下的估计也就是打钱了。之前拖了很久,是因为这次融资的架构稍微有点复杂,因为之前在上一轮融资的时候没有想太清楚,搞了一个国内公司的融资。那国内公司融资,这两年下来这个尤其是去年整个政策收紧之后,国内公司在最终股东退出的时候,大家其实也知道 crypto 融资的股东退出一定是发币,所以再进行国内融资的话,那肯定你股东就相当于是等着我 IPO 了,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这次的架构会变成海外的一个架构,融资同时要做一次国内的映射。然后整个这个里面的法律问题就会变得稍微有点复杂。然后之前律师那边来回扯了好久,直到年前终于搞完了。这不然后年前刚搞完协议刚发过去,人家老板回家过年了,那好吧,就等人家老板从老家回来是吧,咱们把这协议签了,然后把钱一打就完事了。

至于说这笔钱这笔融到这笔钱大约能撑多久?用撑这个词就有一点悲观了。你就想河里宅,咱们乐观一点说,就河里宅如果能发售的话,实际上还是能给团队提供一些持续运营的资金的。这些资金以最悲观的角度去考虑的话,我们能用这笔资金持续运营大约一年半左右。然后这笔资金是全部给到河里人的。当然了这个因为是以蓬莱的主体进行的融资,所以也有部分的资金会流向蓬莱那边去做,大约一些可能是建筑师事务所的一些推广或者说是我们有时候会包括最近可能跟烤仔建工他们一起会做一场比赛,不过那些都是小钱。而且蓬莱事务所现在是在一个还不错的盈利状态的,他自己就可以负担自己的经费了。

关于其他的事情,刚才三个问题现在应该都已经解答完了。但是融资的话我们可能还是会持续进行,因为在这轮融资 close 掉之后,仍然有大量的资方表示他们还是想进来,然后想进下一轮。我看了一下这张饼好像还有那么一小块能分出去,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可能在未来今年的Q3~Q4开始,我们可能还会有一轮战略级的融资,然后再往后的话可能就是大机构进来的 Pre-A,之后那就是 tokenize 就可能会有一个 token 的一个发放了。到时候以蓬莱的这边发币的一个方式去回馈到河里人也好,以及蓬莱当时的所有的那些业主方也好大约是这样。

Host

本次融资之后,投资方对项目未来几年的发展有什么明确的要求吗?

Nova

投资人包括这一轮的投资人没有给出明确的发币 deadline 也就是说这些投资人并没有一个退出周期的限制。所以说从项目持续发展的这个角度上来讲,我个人包括投资人也更倾向是在项目的根基已经足够稳固,我们内部的体系包括我们的创作者体系已经能够运作之后再进行发币,这样的话不会遭遇那种比较惨烈的砸盘。此外关于之前咱们聊到的开发,包括我们说的创作者经济的这些部分,相当于是我给投资者们已经讲过这些事情,而他们认可这个事情,所以他们才来投资的。所以说他们对我的要求,也就是把这些事情做好落地,本本分分按着路线图走。

Host

是否在某的阶段的时候,用一些方法扩大社区? 目前discord仅有3000多人,是否这是团队预计的社区数量?大概预计是多少?

Nova

实际上从一开始河里人发售的时候,我现在回看多少有点赶鸭子上架了,但是也说实话也是对不起各位,这我是真的没有办法。因为我发河里人之前那段时间公司其实第一轮投资,第一轮融资额非常小。然后那个时候我发河里人那个时候已经差不多公司都快山穷水尽了,如果当时没有这笔款进来的话,那河里人就直接胎死腹中了。

所以本身你就像现在很多项目,包括你看现在小幽灵他们之前预热了好久,其实我们当时也应该更多的预热一段时间,但很明显是没做到一点,然后导致虽然说卖完了,但是持有人地址不是很乐观。你想如果才 1600 个持有人的话,discord到3000,说实话我觉得还蛮正常的。尤其是作为一个你想现在为什么很多 discord 的看起来人很多,是因为肝白,他们要是一个已经发售的,你想河里人是先发售了,先发售或应该是在发售前不久建立了这个项目的 discord, 实际上这个 discord 里面人数跟我们预期的说实话真没差太多。但话说回来了要怎么去扩大这个事情要扩大就持有人数量。我其实刚才不是已经讲了,我们在未来的某一个时间点上会对河里人的这些小人的持有人地址进行一次快照,而这个快照会决定他有没有资格去免费获得一所河里宅。

你说我要是听到了这个消息的话,我会不会去我也去,我如果原本没有河里人的话,我会不会也会去买一个呢?我觉得有可能像这种事情,我们后面也会持续的做,就让大家知道,你持有河里人,他会是持续性的获得一些项目方的空投也好或者说是这个游戏特权或者是积分特权收益这些我们都会持续的有。

其实对于我们项目方来讲,最根本或者说最本源的去扩大这个项目共识的方式,一定是持续不断地去回馈反馈,然后去这个奖励,无论是积极参与的还是这个,静待持有的这些持有人,无非就是可能说我们我们对积极参与的持有人会更多的奖励一些,然后对静待持有的持有人会奖励的稍少。但是只要这些个回馈和激励持续的存在,那么持有这个行为本身的意义就会变得重要,那么持有就会变成一种欲望,那这种欲望自然就会诱发河里人里面的购买,这个逻辑大家都理得通,这也可能是看起来好像是最笨,但应该也是最终唯一的一个途径。

至于说短期内的这个价格的一个说得直白一点,就比如说我们去做一波确实可以把这个持有人的地址冲上去,但是他就像潮水一样,他这个可能初七初八上来到正月十五,他又下去了,很多的时候,你通过这种方式去吸纳进来的持有人,他们就是paperhand。包括前一阵子杰伦雄带起来那波热潮,不也把河里人价格冲起来了,然后很多人也冲进来了。冲进来之后,这帮人过了两天之后就跟疯了似的开始砸盘。所以我觉得如果说各位想要这么刺激的话,倒也可以这么玩。但是我是觉得只要我还在国内,我是真的怕有哪个老哥在这么一波刺激之后,他想不开他非要弄我,然后把大家都给害了就不好了。所以在我这边的话我还是倾向一个可能从发售的时候他是0.04,然后我们逐步到0.08,逐步到1到2,就慢慢的来一点一点上去。我还是比较希望他是在长期来看他是一个稳稳向上的一个线,而不是说他伴随着剧烈的波动他往上走的一个状态。如果想让他如此稳健的话,其实我的策略也会是我就稳稳地去做这些资源去回馈给这个社区。

然后包括之前做这么多 riverart 。当然了,这个 riverart 他先发出来确实有一定的不妥,因为他先发出来,目前我不能直接给他赋能,但是一旦河里宅上线了,家装的功能开启了之后,所有这些 riverart 也会获得它的赋能。到时候各位就可以看到 riverart 会处在一个非常稀缺的状态。因为其实每一批资产只发行了大约十几个,最多也就 100 个不到。所以大约,是这样一个路数。

Host

请问河里人最近的融资信息可不可以透露?还有未来和其他项目有没有合作计划?

Nova

如果按自然年说,自然年说不按春节年说的话,今年的商议下来的第一个合作计划应该就是跟小幽灵的一次合作。这次合作我们预计会在今年的二季度。然后融资的一些细节,我现在还不能说,因为确实保密协议什么的一签,在融资真正的落地之前,你确实是不能说这些东西的。然后融资的 close 包括融资的 PR 应该会在这个月内放出来吧,就反正就差最后打钱这个阶段了,这个阶段一跑完,实际上融资的 PR 就能放出来了。然后到时候主流区块链媒体也都会有相关的报道。

其他合作的话是这样。因为刚才我前面讲解那个河里宅的时候也说到这次河里宅的发售和就相当于公售和空投的机制也会比较复杂。我们本着能白嫖的原则,目前有若干个交易所也已经联系过来了,我们可能会跟一些去中心化的交易所进行合作,可能他首发就不在 opensea 上了。但是因为是去中心化交易所,因此你 mint 完之后还是可以在 Opensea 上交易的。

这是第二个合作。第三个合作的话,这个倒不是纯粹的河里人的合作,这个是蓬莱的建筑师事务所那边的合作。蓬莱设计那边可能会在今年的 2 月到 3 月这个区间和国内的其他几家元宇宙建筑设计团队共同举办一场大型的元宇宙建筑比赛。然后蓬莱设计,到时候是作为评审方以及主办方一同参与的,我会见缝插针的在里面宣传河里人的。

Host

现在团队的工作重点是什么?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Nova

我来说一下目前团队的两个主要的重点开发任务,一个是时空之窗,就是那个准备要去展览以及拍卖的长卷。他的主要难点是什么呢?它里面含有大约 200 到 300 个各自独立驱动的 AI ,这些 AI 全部算下来,包括全部配置完,会带来非常巨大的性能优化压力。我们又同时需要它能在云端渲染,也就是在服务器完成所有的渲染和运算,指向客户端输出视频流,然后让客户端传回操作流,来使这幅长卷的拍的人以及观看这幅长卷的人都能以任何设备,哪怕拿你三年前的手机也能看。所以这里我们就需要对那些服务器进行优化,因为这些服务器上面带的显卡都不是游戏显卡,是那些个特斯拉的那批专门用来做计算的卡。现在的游戏引擎架构里面,对这类显卡的支持稍微有点弱。所以说我们现在在联系引擎专家帮我们去做这些的优化。这可能是目前这里面最大的一个难点。

然后也相应的如果说这个事情不限于开发任务的话,相应的如何去炒热这副长卷的热度,以使他能够最终进入到顶级拍卖行的拍品列表,可能也是我们运营以及商务同学目前最大的一个难点。另外一块主要的工作任务是这个河里宅。其实像我之前说的,就把这些河里宅开放出来,让大家去玩能进去玩能进去,也不说玩能进去参观其实本身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包括我们现在第一次生产是在 minecraft 里面进行生产这些河里宅。然后本周到下周周末我们可能会把先期生产好,可能每周生产好的一些的河里宅都会逐步地放进咱们之前公布的那个河里宅看房方团里面,那个里面你就可以提前看到这些已经为建好未来会发售的河里宅了。但是现在的问题主要难点在于我们需要重新原子化的在游戏引擎中重新原子化的解析这个世界,能够让玩家比较方便的将那些个陈设家具陈设摆设在这个房间中,而这个事情会稍微耗一点功夫。然后包括我今天从办公室回来比较晚,我加班这么晚,也是在跟程序讨论一些这方面的解决方案的事情。不过还好今天晚上多少算讨论出来一个结果,这个工作能继续推进下去了两个主要难点就在这里。然后我跟我的主策划正好是一人盯一块,我去盯河里宅这块,主策划去盯这个时空之主那一块。正好我们两个在游戏行业的,年资还都比较深,所以这些个东西我们还都能 handle ,要真换一个这外面招来的可能两三年的策划,他们可能还真干不了这事,也就我算挺幸运的,有这么一个比较有资历的主策划帮我。

Host

河里人的这个小人租赁玩游戏参与功能今年会考虑开发吗?

Nova

是得开发没错,但是大家还记不记得那个狼羊,他好像自建了一套租赁合约,使得他的实际持有人地址数远高于他在那个 opensea 上面显示的持有人地址数。当时社区对这个事情的反馈也算是好坏不一。不过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其实租赁这个事情会比较适合 GameFi 因为大家也知道,当我持有一个 GameFi 的 NFT 的时候,有点类似于就买了一台矿机在挖矿似的,我实际上能算出来一个我的回本周期,包括我的单位时间收益这些东西的,但是因为河里人没有提供这种路径,河里人没有提供 GameFi 路径。所以说租赁这个事情当然可以做。但是我比较怕的是有些人租着发现自己租亏了。而且以现在河里人的单价来说的话,总感觉租的价值不太大。河里人现在这个单价说实话直接买,你咬咬牙直接买也还算行了。租的话你想你租一个河里人,你和你去扫一个现在河里人的地板,说实话没差太多。然后如果社区包括您有这种想法可以跟那个议会的议员们说一下,然后议员可能也会内部讨论一下,包括去跟社区征求一下意见。如果说社区中大部分人觉得这东西可以做的话,那我觉得反正我今年也要招一些合约程序员进来,那就正好把这个租赁程序租赁的合约就交给合约程序员去写也可以。如果说今年的二季度把这个决议下来的话,我们尽可能赶在今年的 3 到 4 季度把这个东西上线。

Host

那这个游戏小人租赁游戏上线的话是会支持多少用户一起 multiplayer 模式。

Nova

multiplayer 不同的游戏模式可能能容纳的数量会不太一样。以现在通行的 mmorpg 的标准的话,一般一个服务器不做位面分割的情况下,容纳 1 到 2000 人是一个极限。但是我们的这个架构还真就不是一个传统 mmorpg 的程序架构,它是一个 data server 就是独立服务器的一个架构。这个架构的话你大约可以参考一下 PUBG ,PUBG 大约摸到了当今的服务器及计算机流畅运行水平下,在 dedicated server 的环境下能够支持的同时在线玩家的也就是一个单局 100 到 150 人左右。

不过话说回来,其实大家在玩一个游戏的时候,你更多的情况下你同屏看到的最大人数也就 20 人,而更多的人会出现在你的世界聊天频道和你的聊天窗口里面。但聊天服务器这个东西它是可以单列在游戏服务器之外的。你要是让我架设一个聊天服务器,它可以同时上万人在一个聊天频道里面也是没有问题的。所以这个地方我可以作弊的,可能你任何一个时间只能看到 50 人,但是你确实可以跟全世界人,全世界的每一个离的你比较远的人在线聊天,这个是可以做到的。

Speaker 7

刚才是谈到了租赁的这个事。今天这个晚上的话讲了很多,然后讲得也很好。然后正好谈到这个话题,我想说因为我是河里人的,我既是大使又是一员。然后当然这个话题之后我们也可以对吧,如果社群有兴趣的话,我们可以议员内部开会讨论一下或者发起投票也都可以。但是因为我个人对这个 NFT 租赁这个事情还是相对比较有研究的。

所以这个事情简单说一下我的看法,就是这个事情不需要河里人来做,因为现在市面上其实有很多其他的项目正在往这个方向努力,而且这个事情做起来没有那么容易,而且可能目前来说市面上也没有一个大家公共比较认可的一个解决方案。那既然还有很多项目,人家单独就是一个项目来做 NFT 租赁这件事情,那我们其实就把这个问题交给市场好了对吧,其他的项目之后会我相信他是会逐渐帮我们解决这个事情的,就不需要占用河里人本身太多的开发资源。

一个是安全性。其实它里面如果说问题的话,其实它里面有很多的问题,一个是说本身你的安全性的问题。比如说如果我的这个 NFT 很值钱,如果我是这个 punk 或者是 ape 的话,那我是不是愿意把这个事情暴露在这样的一个合约下,这个首先第一个这个问题。然后其次你租赁的这个事情会给你带来多大的价值。因为目前来说基本上我们如果参照方有两种方式,一种是超额抵押对,另一种就是 P2P。这两种其实超额抵押面临着你的流动性其实是一个很大的限制。比如说对吧,那我一个普通的河里人,比如说我说只 0.5 个 ETH 但是我需要你抵押 10 个 ETH 进来对吧,那你借的人肯定是不愿意的对吧,这就是一个资金流动性的问题。

然后如果是说 P2P 的话对吧,那他相当于来说你在市场里如何找到相应的这个,我想去租这个东西,然后你需要同时,必须要找到相应的这个人,在匹配的时候其实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然后我们其实现在也能看到市面上一些专门做 NFT 租赁的这样的一些项目,他们对于 gamefi 这类的项目以及对于 PFP 的项目,他们的解决方案是不太一样的,但具体哪个更有道理。现在我们不知道,因为他们其实都在开发过程中,然后也没有被任何的市场所认证过。但是今年尤其是最近的对吧,在过去的两三个月期间,其实我们能看到逐渐的会有这样的项目出来,当然他们之前还是主要是在募资为主,然后我所以我认为是今年他们会我们可能会看到类似的这样的项目会逐渐上线,那这个事情之后,市场对他的认可程度怎么样?那我们把这个事情交给市场,可能是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

Nova

我是感觉去年 GameFi 井喷之后,我的感觉是如果 GameFi 把自己的玩家的这个盈利资本还是定位在 NFT 的话,那这个资本类的这些 NFT 的租赁一定会是必然的。因为从现实世界角度来讲的话,租赁发生的最常见的领域其实也是资本租赁。但如果说 PFP 的话,PFP说实话不是个资本。 PFP 只是单纯意义上的资产。你要说这个咋说呢?Axie 里面的那些个小 monster 们,那些东西是资本,毕竟他能帮你打金或者怎么样的,这他是给他相当于是你的生产工具或者生产资料,这些东西是可以租赁,而且你是愿意租赁的。但如果说是一个 punk,你持有一个 punk 并不能给你带来一个很稳定的收益。所以你为了持有这个 punk 支付一个很稳定的租金,这个事好像划不来。

Speaker 7

所以这个其实取决于第一 NFT 是怎样定位的。然后第二的话其实你刚才说的这一点也对,就是目前来说其实更多的 NFT 租赁在市场上是以一个公会的形式对吧,他公会持有NFT。

Host

河里彩什么时候上线?

Nova

snapshot如果通过了的话,那就是写合约的事了,把合约写出来,然后就可以发了。合约的话我最近在找合约程序员,我这边之前全是游戏程序员,让他们写合约好像有点难为他们。

Nova

咱们是不是可以公布一下那个 AMA 节目的 AMA 的正式节目名称了。

Host

之后我们会把我们的 AMA 做成一个正式的品牌的栏目。因为鉴于前几次做的一个 AMA 效果确实是非常不错的,然后大家能够讨论出来很多非常高质量的一些内容。那我们之后的话这一个版块的话会做成一个专门的品牌栏目,希望大家以后可以继续支持。那我们之后的一个品牌名,品牌名字就叫做汴论茶会。

Nova

这块我接着说,本身大家也其实能看出来,河里人的 AMA 和外边的很多项目的 AMA 不太一样。咱们这边你像很多项目的AMA ,上来我们的产品是个怎么样的产品,这个叨叨叨逼叨叨逼叨叨逼叨聊一堆,全是这个跟产品使用说明书似的。然后我们不想做这么无聊的东西,我们就所以甚至我们想舍弃掉 AMA 这个名字,给他一个自己的栏目的名字。

我们希望无论是嘉宾也好还是听众也好,大家就有点像那个在 club house 里面一样去聊一些有趣有深度或者说能让人思考的话题这个东西它不需要。你比如说我可能像昨天还是前天咱们请了那个 knightlab 但实际上整场 AMA 里面对产品本身的介绍并没有那么多,我们实际上更多的是讨论一些和产品相关但是和其他产品也相关的问题。然后我们未来可能会把节目向着这个方向去引导,也特别欢迎各位,尤其我是知道的,我们这个社群里面能人很多的卧虎藏龙。

对,所以就像刚才坤先生这样,包括郭大使现在也在郭大使在前几场 AMA 里面经常给我一个下马威什么的,就是这个社区里面能人不要害羞,你们就直接上来说你们要是能把项目方给吓得或者说给问的没话说了。哇靠,那我可就太开心了,我在旁边悄悄鼓掌。我们未来可能会把这个节目做成什么,就是让我们争取未来让任何一个来想要来参加我们 AMA 的,或者说汴论茶会的这个嘉宾。听到他要来之前,收到这个邀请的时候,他会忐忑,他忐忑的不是我问他什么问题,而是社区里面的人可能会把他问住,我们尽量做成这个样子。

Host

可以。那我们今天就先到这里,大家后续还有问题的话可以在我们的社群里面留言。然后关于我们河里人的项目的话,其实像这期 AMA 也给大家解答了很多,所以也请大家继续支持我们河里人。那我们今天的 AMA 就到这里结束啦,大家大家再见,拜拜。

--

--

Rivermen NFT

Blind boxes based on the voxel version of the famous ancient Chinese painting “Along the River During the Qingming Festiv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