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vermen NFT

AMA内容预告:

何为东方文化? 对于西方而言,东方文化是神秘的,永远带着一层厚厚的面纱。而对于中国人而言, 东方文化如遥远岁月里的诗歌一般,带着真情实感,又深深扎根于你我脚下的这块土地。

那如果有机会能穿越到古代体验神秘的东方文化,你会选择什么朝代? 让我们对准镜头, 先窥探一番大宋时期展现的东方之美吧。

纵观两宋时期,经济发展、文化繁荣,文学重心逐渐下移,文人墨客的创作体裁从诗文扩大到词、曲、小说与市井生活的百戏杂剧,反映出社会底层的人间烟火气息,有了更广泛的社会大众。从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中,让我们看到了千年前的市井生活,开封城里街道小巷、勾栏瓦肆、美食茶饮、挂画插花、酒香瓷器……无不体现着东京繁华盛世的清澈素雅。

我们能从宋朝学到的,不仅是“雅俗共赏”的宋代美学观,也希望能与大家一起在元宇宙中体会到宋朝真正的人文艺术,学会做一个懂生活会生活的人。

5月25日(周三)晚20:00,来河里人社区与 Rivermen 联合创始人喵奏一起穿越到大宋,一起来体验一下东方文化的逆流吧~

直播链接:

https://twitter.com/i/spaces/1vAGRkWpbLPJl

分享人 : Rivermen 联合创始人喵奏

时间 : 2022年5月25日(周三)20:00

--

--

现实世界,成熟的商圈或者社区往往会配很多基础设施,在说配套设施的时候, 是通常指公共事业,类似于公共交通工具、医院、学校之类的, 进一步就是指向商业,便利店、超市商场。在讨论元宇宙的基础设施之前,需要先去讨论一下元宇宙里面人的基础需求。 元宇宙里面,人不需要吃穿住行, 从这个角度上来讲的话,我们可能缺的不是基础设施,而是需求以及面对需求的商业模式。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不同点在于我们在现实世界有一个需求,我们可以通过各种手段去实现. 但是在虚拟世界中 ,虚拟世界需要编程者或者说程序的编写者先察觉到有这样一个需求,然后将需求满足的途径,将需求表现的方式以程序的方式体现出来,以交互的方式实现出来,才有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需求满足。也就是说在现实世界中,我们说是法无禁止即为许可。但是在虚拟世界中其实是法无编写即为禁止. 在这种情况下,所谓的基础设施在这更多的应该是两个方面。一个是需要让能够察觉到用户需求的商人或者经营者有权利,有机会去编写,扩张整个虚拟世界。可能某一个虚拟世界中有一部分人说:“我其实想在这里面有一个虚拟 KTV 。”那么相应的我希望有 KTV 的潜在的经营者能够通过自己的编程技巧或者一些项目管理技巧,帮助这个世界去扩展出此类的一个程序功能,使得去开 KTV 这些想法的经营者能够使用这个套件也好,接口也好,去完成自己商业行为。类似的需求逐步地被大量满足了之后,我们才有可能说这个算是基础设施。

元宇宙房产&国风NFT展望|外部 AMA精华版回顾
元宇宙房产&国风NFT展望|外部 AMA精华版回顾

现实世界,成熟的商圈或者社区往往会配很多基础设施,在说配套设施的时候, 是通常指公共事业,类似于公共交通工具、医院、学校之类的, 进一步就是指向商业,便利店、超市商场。在讨论元宇宙的基础设施之前,需要先去讨论一下元宇宙里面人的基础需求。

元宇宙里面,人不需要吃穿住行, 从这个角度上来讲的话,我们可能缺的不是基础设施,而是需求以及面对需求的商业模式。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不同点在于我们在现实世界有一个需求,我们可以通过各种手段去实现. 但是在虚拟世界中 ,虚拟世界需要编程者或者说程序的编写者先察觉到有这样一个需求,然后将需求满足的途径,将需求表现的方式以程序的方式体现出来,以交互的方式实现出来,才有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需求满足。也就是说在现实世界中,我们说是法无禁止即为许可。但是在虚拟世界中其实是法无编写即为禁止.

在这种情况下,所谓的基础设施在这更多的应该是两个方面。一个是需要让能够察觉到用户需求的商人或者经营者有权利,有机会去编写,扩张整个虚拟世界。可能某一个虚拟世界中有一部分人说:“我其实想在这里面有一个虚拟 KTV 。”那么相应的我希望有 KTV 的潜在的经营者能够通过自己的编程技巧或者一些项目管理技巧,帮助这个世界去扩展出此类的一个程序功能,使得去开 KTV 这些想法的经营者能够使用这个套件也好,接口也好,去完成自己商业行为。类似的需求逐步地被大量满足了之后,我们才有可能说这个算是基础设施。

第二点就是元宇宙支持的资产可能会不太一样。比如说河里人现在发行了自己的房屋,但这个房屋有没有可能拿到别的元宇宙去使用?从技术层面出发, 需要所有的元宇宙项目方面达成某一些共识或者说协议, 毕竟在开发上面各方的技术路径以及采用的资产标准都不会是相同的。

--

--

功能性是建筑的核心,无论是广义上还是狭义的建筑的时候,建筑是有其服务对象和功效的。很多的时候单纯的模型并没有他的服务对象和他的功能性之类的东西。建筑本身如果丧失了功能性的话,至少在当代建筑以及现代建筑开始之后的语境里面,我们不能称它为建筑。为什么有人执着于去音乐厅开演奏会?并不是因为音乐厅本身赋予了演奏会与仪式感,而是音乐厅它在声音,它在音场的处理上面,它在整个这个音乐厅包括这个观观演的这个动线设计上面是优于其他设施的。展馆是虚拟世界里面最常见的一种建筑的使用形式。展览其实对动线的要求非常高。很多时候你想组织一个主题展的时候,你想讲明白一个故事,但是故事是线性的,如果要介绍加密世界的历史,可能会在刚一进门的时候,就把Crypto Kitty摆到最第一位的,因为他们可能是历史上最早的一个,也是定义了 erc 721 的这样一个团队。那把它放到历史的最前面,后面在几个主要节点上展出其他的项目。人是自由的,你需要为人提供一个引导,让他能够依据你预想好预先预想好的一个路线去参观你展出的这些东西,那这就需要动线设计和视觉引导。

目前部分项目功能性已经大于他们的艺术性和共识凝结了。那么这个时候我们就需要考量一个问题,买它的人到底是投资还是消费,PFP类的 NFT 不太一样的点在于说它好像没什么实用价值,它就是一个有点类似于社交俱乐部通行证这样的东西。如果说只有这一个 PFP 的这一群人,你可以在他的社区里待得很自在。但是像这种房屋类的空间类的NFT, 它实际上天然就难以凝结这种情感上的共识,因为它的使用性,它的功能性确实是非常大的。你拿到一个房子之后,你第一时间想的不会是这房子彰显了我是一个这样的人,而是第一时间会想我要怎么用这个房子,这是一个蛮有意思的事情。这就导致一个什么事?一个房子它的使用者会不会参与二级市场流通呢?也许会,但是这个二级市场一定是建立在使用的需求基础上的。我确实对这个房子的使用本身有需求的时候,我才会下定决心真的花一笔一大笔钱去买它。

目前我们在虚拟世界中对现实世界和行为进行了回应,但是我们在虚拟世界中的行为到底能不能让现实世界产生回应?现在的话比较简单粗暴的解决方案,就是你在虚拟世界中的行为可能让你在现实世界中赚到钱。这是一个比较简单的东西。但是很明显这个可能性不止于此。从两个方面来讲,首先是说在虚拟世界中进行的各类行为。我在虚拟世界中,如果说我参与某一个寻宝活动,然后我可能找到了某一些奖券类的NFT, 然后这些奖券类的东西有没有可能变成线下消费时候的消费抵用券,就比如说现在我在上海抢菜,我在虚拟世界里面参与一个抢菜游戏,我抢菜成功了。结果现实世界里面到第三天的时候直接有一包菜直接,递到我的这个楼下了。

虚拟世界给现实世界做出一些反馈的时候,它是一个虚拟追随现实,它是一个追随者的姿态,它是一个服务者的姿态。但如果是后者的话,其实如果说双方能实现这种对等两边能实现对等的这种互通影响的话,那其实这是一个更加平等的交互者姿态,就可能到那个姿态的时候,才能说是我们有这样一个就可以认为是现实世界的资料片的元宇宙。

元宇宙是区块块链最终实现的必需,但不能反过来,没有了元宇宙,也许区块链不能自洽,但是没有了区块链,元宇宙不一定不能自洽。对于元宇宙来说,价值的自由流通到底有没有那么重要,可能对于在座的各位以及我们现在现场参与者来说,我们坐在自己的屁股上,然后觉得很重要,这个就很重要。但是我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普通用户根本不在乎。其实我现在很像一个现实世界的普通用户,我现在只想让我明天有一口菜吃,很朴素的一个需求,我不知道加密货币能怎么满足我这个需求。我在上个月的时候我发了一条推特,说这个以太坊到底能不能买到这个米面油,很明显就是不能种大米的人,榨油的人,还有磨面的人都不会接受。你用比特币或者是以太坊买他的东西,因为他比特币和以太坊在他的生活圈子里面根本无法满足他的生活所需,就这么简单

--

--

Rivermen NFT

Rivermen NFT

Blind boxes based on the voxel version of the famous ancient Chinese painting “Along the River During the Qingming Festiv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