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 的交互性讨论|汴论茶会17精华版回顾

BanNFT 的灵感来源是什么?

Guoooooog:最早是因为discord被封了,怎么找也找不回来,夜晚也有类似的经历,我们就一起做了这个NFT。

夜晚:我们做这个NFT,更像是行为艺术,不像传统的NFT需要营销、社群、Roadmap,做这个NFT小二想法很简单,也比较有趣。

BanNFT 的可交互性独特在哪里呢?

夜晚:Nova有一次演讲给我印象很深,NFT或者元宇宙到目前为止都还是项目方向外界输出的一个过程,由项目方来定整个项目的基调,我们想的是让用户也能够参与进来,表达自己的想法。我们就提供一个很简单的框架,一个禁止的符号,用户可以输入9个英文字符或者中文字符,把你的想法永久地存在链上。至于它的稀有度和流转体系都是由用户决定。

这个其实也是受了河里人的启示,河里人NFT想设置一个比较理想化的权益的话语体系,它不是一个严格按照市场传统的稀有度来设置的。它更像是一种你愿意为它花时间,你愿意为它搜集信息,比如像合成,你愿意去了解整个它的玩法体系,你了解的越多,你获取的信息越多,你最终能达到的这个价值获得的价值就越大。所以这也是我们做这个NFT的一个灵感来源之一。

Guoooooog:CLOCK NFT对我们来说影响挺大的。那个作品相当于他输入文字,然后加了一个横杠的作品,跟那个有点像,但是又不一样。这个作品当时让很多人有fomo情绪,直接就是输入文字赶紧就上链,赶紧 mint ,怕一会就 mint 不了。所以当时 mint 者基本上是没有怎么思考的,也有人思考,但是都怕来不及。

而且mint完之后画那横杠基本上看不见那个东西是什么,那文字是什么?我们这个NFT在这一点上是不一样的。不一样在哪?首先是每天这个白名单的名额很少,为什么要这样设置?为了让大家思考。其实这个 BanNFT 跟其他 NFT 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这里,第一,我们不着急,现在也就 mint 了二百多个,我们现在脚步开始放慢。为什么要放慢?有各种原因,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让大家去思考,你 mint 之前你到底要输入什么内容?你在思考的过程比那个 mint 的结果更重要,比那个 NFT 本身更重要。因为现在整个市场都是非常 fomo, 非常浮躁。其实大部分人都是在炒 NFT ,他没有静下心来去思考,NFT 除了能作为金融工具能挣钱之外,他是否还有别的属性?其实艺术特别是在古代的时候,一个艺术作品,它的神性,它的膜拜价值是很高的。到了 21世纪之后,一个作品那种展示功能是很强的作品的,你去看一个作品,有些作品是在洗涤你的心灵、你的内心、你的思想,甚至让你从情感上产生一种共鸣。但是现在的这个加密世界的 NFT 更多的是金融属性,是纸醉金迷,是让人觉得今天一下子挣了很多钱,明天就暴富了。

这个 NFT 就是让你去思考,你输入文字,冷静下来,真的要冷静下来,慢下来去想一下我们这个状态对不对?我要输入的内容是否是我当下的状态还是给未来的我看的。

有的人就说他输入了一个那个 old 永远不能老,永远不能去那个什么,永远要保持在这个行业的最新新的那种学习状态。敏锐的学习状态。有的人会输入不同的内容,有的是在警醒自己,有的是在宣泄,有的是在调侃,有的是梗。各种各样的都有。其实对根归根到底,我们其实这个作品它可能它的哲学属性可能更强一些。

这个文字别人已经 mint 过了,这个文字是不能再成功mint了,就是每一个 NFT 都是独一无二的。那当初您为什么要这么设定呢?

首先它这是一个竞赛,其实是一个思想的竞赛,你不能重复。第一个人输入了一个文字,第二个人在输入这个文字是不行的。为什么这样设置就是为了让人去逼自己往前走。其实搞创作也是这样的,别人不管设计也好,艺术也好,艺术家做了这样一个作品了。如果你还做同样一个作品没有意义。你没有创新。没有让这个行业往前走,没有创新,那这个行业就会死掉,反而是因为一直在迭代,就像软件1.0、 2.0、 3.0一直往前走,走肯定走到最后肯定会越来越好。这个 NFT 也是一样的。

这个不可重复,你已经输入的文字不能重复。当几百个出现之后,普通人大部分人大脑里能想到的很多词基本上都涵盖了。当然如果你想让这个词有意义,能卖到钱,或者说这个词本身有价值的话,你要去思考。什么词它能有价值?那可能这个价值现在没有,可能未来会有的价值,可能现在有可能未来就没有了。

那什么样的词会有价值?它价值能保持多久?是一个月一年十年还是一百年甚至上千年?当然有的文字是具有这种属性的,有的词有的文字它几千年下来它还特别牛逼,有的词只是现在当下这一个月的热点,下个月他就死掉了。以后没有人记得这个词了。这个词可能就是一个普通的一点价值都没有的词。但是有的词不一样,有的词就特别牛逼,他五千年之后还牛逼。所以有时候本身那个词也有权利,这个有的词的权力很大,有的词的权力很小。这个时候就要让人去思考,让你让 mint 者,让懂玩家,他在输入的时候去思考那什么样的词具有这种魅力,什么样的词不具有这种魅力,越往后越难,到一千个的时候可能会更难,那时候更需要这种思想性,你的思考,你这种人一人大脑的竞争,这种竞争关系会越来越难,越来越激烈。这也是这个NFT越来越有意思的地方。当然如果你想凑合事,不想参与这么深,你随便写个词也无所谓。当然它可能价值就没有了,但也可能你随便说了一个没有用的词,反而它更有用了。说无为而为。就像那个老庄思想那种无用可能是真正的大用都有可能或者有的人去急功近利,非要去找一个非常有价值的词。可能那个东西没有价值,是百年之栋梁,不是万年朽木,那个能活到万年最牛的东西不是不知道。

那最近像蔡国强烟花的项目,他其实也是根据每天的这个气象来决定 NFT 它的一个展示的内容。那其实在这方面的话,就是郭老师您的 NFT 跟蔡国强的那个NFT其实是有一些相像的。

其实蔡国强那个项目出来之后还是非常的让我一特别高兴的一件事情,真正艺术家在探索这种交互属性,特别是这个艺术家跟观众跟公众跟玩家这跟用户之间的这种关系,这种这种关系的这种可能可能性的摩擦它的边界的模糊这块,其实没有太多的人在探索,不管从商业性质的项目方还是个人性属性的艺术家都很少,我们也是在这方面在探索。

所以蔡国强这个项目出来之后,我觉得非常很有意思。我觉得我原来一个大艺术家,他也在思考这方面的事情,他也在做这方面的事情。而特别是他把这个烟花的权利给到了这个每一个持有者,他可以选择在某一天去燃放,而且还要可以去看它的天气是晴天还是阴天还是雨天。时间上,国家可以选择是有 12 个还是 13 个国家。不同的国家每个国家不同的要求都不一样。蔡国强自己弄了一个自己的日历,虚拟世界的自己的日历还跟我们物理世界的不一样。

所以说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这个作品到底是属于蔡国强还是属于这个持有者呢?其实BAN NFT 也有这样的问题,我们去做了这样一个事情,NFT 的重要的那一部分是持有者他 mint 者他输的内容输出出来的。那这个作品到底该归谁?是归艺术家还是归项目方还是归持有者?那同样是这个问题,这个机制是蔡国强来弄的,但是燃放这个东西是持有者来定的。如果所有的持有者都商量好,我们不燃放,比方说这有是多少个 7000 个人,所有说我们不燃放是不是这个项目就失败了。那如果这 7000 个人只有一个人燃放,那这一个人是不是最稀有最牛逼的,他的价格能上天这个在都是不确定的,但是这种可能性很低。所以说这个项目最有意思的地方其实就在于观众跟这个持有者跟艺术家这种作品的权利的关系开始变得模糊,这两个项目的共同度都在这里。

社区用户:NFT目前有三个比较侧重的因素,社区、资本、明星,想问嘉宾有什么看法吗?

Nova :月鸟在mint的时候,其实很多号称 native 的团队都挺大跌眼镜的,包括他大量的吸走了 ByC 以及 Azuki的水,我们其实也在持续性的看这样一种现象。如果说他只仅仅是个例的话,那就再说,但这个趋势我觉得有一点是怪?如果说他整个市场要向这个方向发展的话,那么我们可以不用指望任何的小团队能够在接下来的市场竞争中获得胜利。因为比起您刚才说的那三方面资源的话,明显一些巨头类的企业是更占优势的。你就好比说现在我同样去请一个腾讯系的明星,腾讯请的时候和腾讯以外的企业去请的时候那个价钱完全不一样。所以这里面这这里面涉及到的问题就是刚刚说到资本明星社区这三点,除了社区,其他的两点其实都是通过过往的资本积累,尤其是你在上一个时期里面完成的,资本积累能够帮你很快的达成的一个目标。而还有一个有趣的点就在于一旦你具备了资本和明星,你的社区几乎是水到渠成的就会起来。所以这三点是否是并列的?这三点是否是并列的?我希望你一定要认真的好好去思考。

简单聊聊BanNFT的Roadmap吧

我们只发1024个NFT,目前这 1024 个 FT 是这样的,第一它只能通过这个白名单的方式获得。这样的好处是什么呢?就是我们不希望他有一个公开 mint 的方式去做这件事,因为你输入什么文字,放到一张图片里是要经过思考的,是要去想你究竟写什么好,一定要创造出你自己想创造的价值,而不是随便说随便输几个字母进去。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而且我觉得也没什么意思。

第二个就是我们只 mint 1024 个,是因为我们当时看现在市场上能够获得高知名度的项目,10k个的项目已经很少了,现在标出 10k 的可能 5k 的项目也不多了,所以我们也对整个市场感到挺担忧的。我们只发了1024,你相当于说 1024 字节,也有这样一个含义在里面。然后我们目前发的这个项目是不考虑任何流动性,也不考虑它的低转价,我们就不搞这一套,我们也不想走这个方向去做。

第三方面是我们之后会做一个联合其他的艺术家去做一些 1 比 1 的图片,然后第四方面我们现在也在考虑的事,就是未来到底要不要做一个 PFP 项目,要不要做一个可能是一个系列作品,或者说几个系列的作品,因为我们之前是很确定说我们想要做一个系列性的作品。但是目前来看,因为我们前几天也受了月鸟的冲击。也在想说现在到底是大资本进场,把这个NFT市场全部变成像炒币,把它变成一个延伸金融性的工具。现在的 roadmap 大概就是这四个方面。但是我们之后也会根据这个我们的用户来已经 mint 的持有我们这个NFT的人的意见,也会听取他们的反馈。当然了如果说我们后续会发PFP或者有 1 比 1 的项目的话,这个所有持有我们第一期项目就是我们现在这个项目的用户肯定是有很大的福利的。

河里人的交互性有哪些独特的地方?未来还考虑加入其他的交互形式嘛?

Nova:其实目前来说的话,我准备做的更多的交互功能还是集中在游戏这个层面上。你看到的接下来的河里宅装修这些,我都会一点一点的把它带到游戏交互逻辑里面。还有的话接下来我们可能会上线若干个功能。我们到时候会把一个列表给到社区,然后看让社区决定一下优先级。首先是我最近发现这个 PFP 领域以外,现在 banner 这个领域已经开始有一些还不错的项目出现了。然后包括之前的夏夜,还有一个猫村,这些项目其实我都有看,这些项目其实都有一个挺有意思的共同点,说他们其实是把场景做成了做成了 banner ,那么很有意思的点,就是正好河里人有场景,而且河里人有很多场景。所以这方面我也在想有没有可能说让用户去把自己的人仔还有自己的宅子,或者说我们官方提供的一些场景去 remix 一下,然后变成一个新的,变成一个新的 banner 类的 NFT 这是一块。

其他的话还有一个点是 PFP ,其实河里人本身不算 PFP, 3D 类的资产做 PFP 有点勉强。所以我们在考虑要不要通过这个动作编辑器以及表情编辑器这些东西使用户能够包括镜头的编辑器使用户能够将这个 3D 的资产去类似于照一张相一样的状态的去产生一个唯一的对应的 2d 的 PFP ,还有一个交互的点,我们接下来可能会涉及到玩家要去装修自己的那个河里宅。然后关于室内的装修的家具这块,我们目前在规整我们现有的家具生产线以及工具流,在所有的这些工具流优化完成了之后,我们将会把它开放给用户。应该还是比较简单的,能让用户快速的直接把这个家具从自己这做出来,做出来之后的话可以通过我们这边提供的接口去上链或者自行上链,然后在我们的这个 collection 里面去上架,去销售给河里宅的持有人。

--

--

--

Blind boxes based on the voxel version of the famous ancient Chinese painting “Along the River During the Qingming Festival”

Love podcasts or audiobooks? Learn on the go with our new app.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
Rivermen NFT

Rivermen NFT

Blind boxes based on the voxel version of the famous ancient Chinese painting “Along the River During the Qingming Festival”

More from Medium

NFT Use Cases

ALTERRAGE Enters The Decentraland Metaverse

Introducing The Worlds First NFT Food Truck

The Monday Brief — Edition 1